I starred: 台湾!台湾!(二)

via: http://blog.farmostwood.net/569.html

台北和北京的距离有多远,可以通过下面这个例子看出来。我从北美飞台北的时候,最便宜的机票是从北京或者上海转机。但是我虽然有台湾当局发给的入台证,却无法申请大陆当局发给的赴台证(这是大陆居民从大陆去台湾所必需的),所以我虽然在台湾入境不成问题,却可能在大陆上飞机的时候被拦下来。于是我只好付出较高的机票价钱从东京转机赴台北。也就是说,正因为我是大陆居民,所以不得不绕开大陆才能进入台湾。两岸分立状态之吊诡,于此可见一斑。

台湾人关于大陆人的看法恐怕是相当复杂的。作为一个北方人,我的大陆身份在台湾只要开口就会立即被听出来。我在台湾住的若干家 hotel 和 hostel 的管理人员都对这一点熟视无睹,基隆的一个旅行服务中心的阿姨在回答了我的问题之后带点兴奋的神色问我:「你是大陆自由行的旅客么?」(我在脑海中替她补上了「传说中的」几个字,盖因陆客自由行迄今开通不过一月,实践者寥寥,在台湾正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阶段。)台北的一家计程车司机问了我一堆关于大陆的问题,而且大多数令我啼笑皆非(比如「台北的问题是人太多了,大陆城市不会有这么多人吧?」)。在中正庙外,一个台湾大妈向我问路,我碰巧知道,就指给她。她听了我说话之后一愣,看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哦,大陆人。」然后默默走开了。虽然她未必是恶意,那一瞬间我脑海里还是直觉地反应到:「大陆人怎么了?」

只有到了游客扎堆的名胜所在,我的口音才显得不那么显眼。在台北故宫,我被大呼小叫仿佛逛菜市场一般的大陆旅行团吵得不堪其扰,向朋友诉苦说:「你说台湾人看了这个架势怎么会不讨厌大陆人呢?」朋友直笑:「但是你必须承认,你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虽然从念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定期看台湾的杂志,后来更是看过不计其数的台湾蓝绿政论节目,但是旧时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身临其境之后还是会清晰地凸现出来。尽管我的台湾观念在大陆恐怕已经属于最自由的一端,但是我在台湾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是只会说「我是大陆人」,并且当别人介绍我说「他是中国人」的时候本能地产生出抗拒心理。再多政治语汇的夸夸其谈,终究还是替代不了金瓯一缺的遗憾情感。

可是如果我从小生在这里的话又会如何呢?不知道为什么,走在台湾街头,这个问题好几次跳进我的脑海。我想,以我的性格和读书经历,我很可能会在年轻时是一个坚定的独立主义者,然后或许随着年齿渐长而趋于中道。我会喜欢大陆么?很有可能。我会视其为自己的故乡么?恐怕未必。

但是无论如何,在国家的离合面前,我的个人情感大概并不重要。台北夜市里买蚵仔煎的街铺老板,九份山上推销风味食品的殷勤大妈,青年旅社里为了感情问题郁郁寡欢的姑娘,花莲太鲁阁峡谷里饶舌的导游,所有这些乡村和城市,安居乐业,歌舞升平,也许都不得不在某一日让位于某些别的东西。在战火面前,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这看起来好像极不可能,而且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悲剧。可是揆诸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人们自己一手造就的比这更大的悲剧还少么?

at August 04, 2011 at 04:33A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