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tarred: 李冰:最后的晚餐——写在大崩盘前夜

【via: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8b4ee0102dsik.html

最后的晚餐——写在大崩盘前夜  文 李冰

   
   
我的朋友泽逸先生提醒:对当前的经济模式写点文章,留点东西,也算作危机之前的纪念,顺便作为将来吹牛的资本。哈哈~~若不是提醒,忘了一年多没有更新博客了。

   
说吹牛资本,是大话。经历了多年磨砺,我几乎清除了功名心。我非常清楚,世事难料,曾经的吹牛资本,一不留神就会沦为挨砖资本。对于中国的老百姓,姜文在《让子弹飞》中评价的相当到位,他们“谁羸跟谁走”,想想当年蒋委员长、汪主席是怎样被抛弃的吧。如果还要补充一句的话:作为老百姓的共性,有奶就是娘,有枪就是王。这样的例子不用多说。

   
功名心确实害人。当年岳飞被杀,功名心重是原因之一。要不是那种“直捣黄龙、迎回徽钦二圣”的功名心态作祟,未必招致杀身之祸。而现代人,因功名心招灾的,更是不计其数。储安平、章伯均的悲剧皆有此原因。在股市上,大家所熟悉的老沙、时寒冰等皆属此类人。他们身边聚集了一大群“粉丝”,喜欢表现出忧国忧民的样子,根据人群喜好堆积一些资料,搞出一些煽动性的言论,以民意领袖自居,作出一圣人的样子。而事实上,“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所谓的圣人,最终都成了强盗;所谓的玉女,最终都成了脱女。一个中石油就让老沙成了千古笑柄,不知为何仍有那么多的老百姓相信他。

   
说到我的爱好,我喜欢历史与哲学。从历史与哲学中,能够总结出许多具有借鉴意义的根本性东西,而不必拘泥于权威与数据。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于保荐代表人考试,因此,对于经济的分析,对于形势的理解,反而放在其次了。这个考试,号称是白领中的金领,因此吸引了无数人“竞折腰”。在合成谬误的逻辑下,去年这个考试的通过率居然达到了不可思议的1%!本人是俗人,为了响应“有尊严”的日子,为了家人,只有拼命了。其实说白了,保代这个工作,也就传说中好听点,加班加点,疲于应酬,透支身体是必然结果,得失未必成配比。我经常思考:我们工作的目标是什么?可能大家都会说:为了幸福。事实上,我们的目标也许是对的,可我们的手段却与目标完全背道而驰。当我们赚够了钱,我们可能发现,我们已经丧失了健康,失去了亲情,失去了自由。这样的行为有意义吗?

   
这种背离,我们身边几乎随处可见。比如,为了和平,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搞军备竞赛,其结果是,我们拥有了足以毁灭地球几十次的核武器,世界变的更危险了;为了治病,我们用了过量的抗生素,结局可能会出现无法医治的超级细菌;为了发展经济,我们透支了资源、污染了环境,结果人类的危机不是消失了,而是更严重了;为了赚钱,国家搞了股票、房地产,结局却是多数人亏本了,更买不起房了……这就涉及到一个哲学问题:人类的行为有意义吗?人类能改变自然的安排吗?

   
传统上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信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的斗争理论,所谓人定胜天。结局如何呢?除了造就无数的人为灾难,再就是愚昧、落后。很少有人思考:为什么牛顿在完成伟大的三大定律后,晚年投身宗教,很少进行科学研究;许多伟大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霍金等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在他们看来,人虽然了解了一些貌似正确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在自然面前,远远称不上有意义,人类不可能在终极意义上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因此,信奉上帝也就是一种最为合理的归宿。

   
这就引出另一个哲学问题:认知是什么?认知是一种有意义的存在吗?

   
从人类的认知历史来看,认知类似于永动机,正所谓,知识无极限。大家知道,永动机是无法存在的。如果永动机能够存在,那意味着宇宙必须无限的存在下去,这样才可能承载永动机。而宇宙本身也是有寿命的。从这一点上来讲,认知本身是无意义的。既然不存在永恒的正确,那么否定前面的正确认知,就成为认知的终极历史使命。而后面的认知,亦将为再后的认知所推翻。哲学上讲“否定之否”,说的正是这个意思。即使真有所谓的正确,又有谁来判断认知的对与错?标准在哪里?即使有标准,标准亦不可能永恒。因此,认知是否有意义,根本不可能得知。有一种哲学,称为不可知论,在哲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们拒绝给任何事物下定义。从终极的角度看,这显然是有道理的。

   
现在的中国,浮躁之气甚嚣尘上。每日电视,有无数的经济学家、股评师唾沫横飞,一副天下事尽在掌握的气派。如果让我评价,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垃圾,他们的存在毫无意义。且不谈他们造诣如何,利益取向如何,对如此巨大的经济系统,如此多的变量,他怎么可能知道其内部变化,遑论未来方向?即使将一只蚂蚁放在面前研究,穷其一生,也未必知其一二,何况包括如此复杂个体的世界?

   
道家讲“道可道、非常道”,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有些东西,你可以说出来,但只要你说出来,它可能就不再是那个东西。股市上有种理论,称为“相反理论”,也是基于此。这种理论并不对市场的价值做出直接的判断,而是基于人类整体对市场的判断并与之采取相反的操作方法。当多方情绪高涨,高呼“黄金十年,牛市万点”的时候,就是应该退场的时候;当多数人认为市场深不可测,甚至要推倒重来的时候,就是进场的时机。大家可回忆2005年的千点论,是何等的恐怖;2007年的万点论,是何等疯狂,对该理论自会了然。金融市场的大鳄,对此都有相当精准的把握。想想当年巴菲特如何在中石油全身而退,大陆股民又如何在48元高空为中石油站岗的吧。

   
一、关于当前的经济形势

   
关于经济形势,有许多这方面的数据,大家可以参考。有些政绩类数据可能不真实,但也有些数据是有参考意义的,比如货币发行数据。

   
   
从2002年到2010年底,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从2002年底的18.5万亿涨到了2010年72万亿,涨了3倍,中国的高速工业化驱动着名义经济总量涨了2倍。货币供应和名义经济增长似乎不匹配,多出的货币哪里去了?土地和房产等像海绵一样吸收了溢出的货币量。

   
这期间美国的货币量才增加了多少呢?

   
美国的M2增长了53%,而美国的最广义货币M3从9万亿涨到当下的13万亿,增长了45%。同期美国的名义经济总量涨了36%,而自金融海啸以来美国国内资产缩水了40%以上,几乎退回到2000年的水平。

   
不考虑CPI数据,仅凭直接经验,中国的通胀实际上已经失控:货币增幅将维持在16%以上,五年后将翻一番;多种要素价格长期被管制,潜在涨价因素蠢蠢欲动;农村红利消失殆尽;输入性通胀压力空前;房地产绑架全社会,已呈现“大而不能倒”之势。

   
通过国内央行的货币发行数据,我们可以判断,不管本经济体曾经是何等的健康,何等的卓越,它目前已经彻底蜕变成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它的存续,几乎完全依赖于连续的货币超发,借新还旧,它自体已经失去了自我维系的能力。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泡沫”,说的学术一点,就是其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其能够产生的现金总流入。关于这种骗局的成局与破灭,参见前面博文。不信?你让政府将货币发行回归到与GDP同步的状态,看他敢不敢,本经济体立即崩盘。但是,货币越发是有严重后果的,这将导致严重的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49年的GMD因此失去了大陆,日本、东南亚经历了相当惨痛的经济崩盘与衰退,日本至今仍在衰退的泥潭中挣扎。

   
正如前面所言,世界上并不存在永动机。从长期看,无论有抽象存在还是具体存在,一切都会消失,一切都会死去。至今,在通胀已如烈火般蔓延的形势下,本经济体不敢停止货币超发,亦不敢真正的调低经济增速。也就等于,本经济体仍在执迷于永动机的存在。这样的后果,当然以大崩盘、大萧条为结局。大家或许看到阿尔卑斯山雪崩的震撼场面,或许看到海啸吞噬一切的恐怖场景,就是那个样子。地球上的一切事物都不会脱离引力作用,向上推一样东西,你需要用很长时间,很大的力气;让它加速落下,只需要你放手。宇宙的膨胀会经历N亿年的时间,而宇宙塌陷,回归为黑洞,可能只需瞬间。

   
本经济体的“庞氏骗局”本质,不仅基于巨额的货币超发,而且在于本经济体基本上全是“硬邦邦”的资源消耗产业,而资源终究是有限的。一旦资源枯竭,本经济体如不能顺利完成转型,则游戏崩溃不可避免。2010年,资本形成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4.8%,这已是历史性的高位。它不会永远膨胀下去,只要你不主动调整,它一定会以崩溃式的局面结束。而转型这个问题,说了多少年,至今也不见动真的。说实在的,你让中国人从事美国式的设计与创意,或者搞发明创造,真的难为了中国人。这不得不说文化基因说起。

   
西方文明,是以古希腊的爱琴海文明发展而来的。古希腊文明,建立在形式逻辑的基础上,从1+1=2这样的逻辑出发,去推演世界,探索宇宙。古希腊不仅建立了发达的数学体系,同时建立了相当完整的哲学体系,如古希腊三贤,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皆为伟大的数学家、哲学家、逻辑学家。从宇宙演变的的基本形态来看,确实在相当程度上遵循了逻辑运行的规则。反观中国文化,我们几乎不存在逻辑产生的土壤。我们的文字——汉字是象形文字,常用的有几千个,无法进行由简入繁的逻辑推理,更难以在语言中训练逻辑思维。中国的死记硬背式的学习习惯或与此有关。缺乏逻辑规则,也导致了汉语成为最难学的语言之一,也是最难捉摸的语言之一。这导致了中国人的交流障碍。相比而言,古希腊文字为抽象的符号,数量较少,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可形成各种词汇,方便了学习与推理。而且,古希腊文字与数学符号在一定程度上是相通的,因此,可以将语言与数学结合起来。欧洲的社科理论,一开始即遵循一定的逻辑,遵循大家共守的规则,在自然科学深耕的同时,社会科学也取得了相当的进步。反观目前中国的社会科学,绝大多数都是垃圾。因为,中国的社会科学,不遵守公认的基本范式,亦无基本的逻辑支撑。因此,强盗理论,诡辩盛行。比如,“落后就要挨打”、“中国近代的落后是由于资本主义列强侵略的结果”,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句子。到底是先落后,还是先挨打呢?要不要遵循基本的逻辑常识?没有人深究。

   
中国语言上的特点,使得中国的语文与数学完全割裂,几乎毫无关系,数学往往成为文科学生的绝对弱项。中国语言的玄虚,也使得中国人成为世界上最擅长搞文字游戏的民族之一。其代表作是八股文,代表人物则是遍布大小机关的各级官员。每到开人代会,往往台上人物眉飞色舞,滔滔不断;台下诸公听得心摇神荡,如醉如痴。待曲终人散,过问会议落实,则顾盼左右,一问三不知。

   
正由于中国语言文字的巨大缺陷,使中国人无法形成深入而系统的思维。文字混乱,则心智必乱。这使得中国在与西方的竞争中,先天处于劣势。即使在中国文化顶峰的宋朝,我们基本上也是有“术”,而无逻辑。比如印刷术、医术都有相当的成就,在器物的制造工艺方面,也是相当的成熟。但没有逻辑学,无法运用逻辑,见微知著的进行推理与描述。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对自然,对社会的研究,仍处于“混沌”的状态。其实,混沌这个东西,也未必就是坏东西。但是,若要与西方竞争,几乎全部都要进入西方进入系统的逻辑训练。这正是中国的文化背景所不具备的。

   
因此,让本土中国人与擅长逻辑的西方人进行竞争,从事设计、思想、创意这些东西,几乎不可能。实际上,日本也没有做到,日本文化基本上以中国文化为蓝本,日本人固然勤奋,但在基础研究、开拓创造方面,远在美国人之下,文化基因不能不说是重要原因。

   
二、关于中美国

   
次债危机严重打击了美国,使人们对于美国式的发展模式产生质疑,也有人怀疑美国的霸权地位是否就此终结。有一些人唱空美元,认为美元可能会崩盘,黄金将重新成为未来的世界货币。

   
美国人确实不厚道。我也认为,美国推出的QE1、2之类的量化宽松政策,目标很可能是针对中国。说美国人有阴谋,我不赞同,我认为,美国是阳谋。因为美国目前的经济形势并不稳定,它不允许美国陷入通缩状态。有一种理论认为,通缩比通胀更难治理。它要把通胀之火烧起来,而第一把火,当然要选在中国烧。大家不妨反省一下:本经济体固守僵硬的汇率多年,有道理吗?我们是为了当雷锋吗?当然不是,我们有自己的算盘。早期是为了多出口,后来是为了防止资本的大规模流动而导致经济崩盘。说为了美国人,人家打死也不信。国与国之间,本来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汇率问题上,大家彼此彼此,谁都不欠谁的。

   
老子曰:人生之柔弱,其死坚强。万物草木生之柔脆,其死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根据老子的思想,我们不妨思考:本经济体僵硬的汇率制度是否必须修改?这难道不是“以人为压低汇率的办法实行重商主义”吗?这样做的结果,损人不利已。搞到现在,形成了骑虎难下的局面,放开也不是,不放开也不是。最终的结局,就是在拖延与推诿中,错失调整良机,导致不可收拾的残局出现。

   
以此看,各种所谓的治国之术,多数皆属小聪明。实际上,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老子曰: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本经济体的官员们,以其小聪明、小把戏,导致了现在的结局。当好运享尽,历史也就走到了尽头。有道是,出来混,总要还的。

   
目前,美国的量化宽松确实是以邻为壑的做法,让新兴经济体的通胀之火愈发的猛烈。资产市场泡沫狂飞、通胀形势覆水难收、实体经济普遍低迷、纸面繁荣成为常态。这一切,似乎都在昭示“新泡沫拯救旧泡沫”的行动不过是重复过往。我们应该明白: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在利益面前,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美国人的幸运之处,在于把政府这头狮子关进了笼子,虽然狮子也会为害,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它的行为是可控的,灵活的,能为美国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本经济体呢?狮子在哪里?正在大地上无约束的驰骋。看看膨胀的公务员数量,庞大的三公支出,垄断而蛮横的国有企业、豪华而排场的政府大楼,你就明白。我认为,美国人智商并不高,美国政府也不高尚,美国的通胀政策,在实质上也损害了美国普通民众的利益。因此,如果你硬说美国政府是好政府,你一定中了邪。目前的中美国竞争,更像是两个臭棋篓子下棋,虽然水平都很臭,但一定能分出胜负。关键不是看谁更聪明,而是看谁更臭,谁更愚蠢。

   
三、关于集体决策

   
不同于美式的决策制度,本经济体有颇具特色的集体决策制度。据说,这一制度,能集中多数人的智慧,实现1+1>2的结果;而且,能防止出现封建式的独裁。实际上,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可以证明,集体决策一定优于个人决策。在缺乏委托——代理机制制衡的情况下,所谓的集体决策,几乎全部沦为少数人团体谋取私利的工具。更有甚者,集体决策机制,实际上是一种将优秀者淘汰出局的手段。名为人人负责,实际上人人无责。每个人都可以为防止承担个人责任而逃避对公众的责任。本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委员会,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它没有经过授权,也不需要向人大负责,它的决策程序,是不公开的。它的决策依据,过程,外人无从得知。这样的一个的组织,在决定着中国的未来。中国13亿人的命运,一定程度上由这个组织掌握。看一看这些年央行跌宕起伏的货币政策,你有何感觉?

   
四、何为金融,金融之利弊

   
金融这个东西,目前炒的很火。而实际上,真正理解金融的人寥寥无几。这样的话,很多人一定不服。事实上,一个骗局的成型,所依赖的就是多数人认为容易理解而事实上很难弄明白的特性。

   
说到金融,不能不提犹太人。在目前的世界上,犹太人是金融的总瓢把子,白人充当前锋打手,东亚人,包括日本人、中国人,很遗憾,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喽啰。美国华尔街至今有师傅带徒弟的传统,也就是说,金融这种东西的精髓,实际上在学校里是学不到的。你可看看巴菲特、罗杰斯等人对大学金融教育的评价,你会明白我的话。华尔街收徒,犹太人为首选,白人次之,至于中国人、日本人,也罢,人家懒得理。因为,没有培养价值。为什么?中国人不是很聪明吗?日本人不是很勤奋吗?这不能不说文化基因的问题。除了前面所说的,先天缺乏逻辑训练,对世界缺乏本体认知之外,东亚人有喜欢扎堆的传统、附和权威的习惯,这正是金融的大忌。

   
关于金融的利弊,我们不能不提一个人:希特勒。

   
一般而言,希特勒是一个被彻底否定的人物。其凶残、独裁已经盖棺定论。但是,历史是多面的。人们在研究历史的时候,往往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对历史加以剪裁、遮掩并粉饰,这一点倒是很像企业的财务数据。希特勒被控在二战中大规模杀害犹太人,据说达600万之多。而实际上,这个数字被远远夸大了。当时在欧洲,全部犹太人加起来也不到600万人。据考证,希特勒迫害致死的犹太人真实数据在2万人左右。不管怎样,迫害犹太人,这是希特勒的罪证。希特勒为什么要迫害犹太人呢?一个重要原因是,犹太人在欧洲历史上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犹太人最擅长的把戏之一就是金融,他们通过金融投机,制造经济的大起大落,将欧洲经济搞的乌烟瘴气,民众苦不堪言。而他们,通过经济的一起一落,从中攫取了巨额财富。德国在一战中的失败,德国1929年的经济危机,都有犹太人活动的影子。希特勒本人则是一位了不起的思想家、哲学家,他对于犹太人的金融手法,具有不同于常人的领悟能力。他的《我的奋斗》一书,对于民众心理的理解,与金融游戏的原理几乎吻合。他的统治手法,亦与犹太人的金融哲学有相通之处。我们可以理解,他清除犹太人,乃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谈不上谁更正义。实际上,当时的欧洲,所有的国家都在排斥犹太人,只是希特勒做的最大胆。当德国战败,欧洲人顺理成章地把屎盆子扣在了希特勒头上。

   
限制犹太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必要的。大家可以想想本经济体今天的局面,人人搞投机,不是炒股,就是炒房,无人踏实工作,无人愿意搞实业,无人愿意搞基础研究。这是什么局面?这正是犹太人操纵下的欧洲。从结果看,希特勒可能做过头了。但是,欧洲人应该感谢他。经过希特勒的打击,犹太人在欧洲的势力逐渐式微,其影响力从欧洲移至美国。二战后,欧洲的经济趋于稳定,投机之风再未大规模兴起。这难道不是希特勒的功劳吗?

   
所谓历史,不过是成王败寇的黑色游戏。狼和羊,谁更正义,那要看历史由谁来写,谁写谁正义。

   
有一种观点,认为金融会加速经济的发展,是经济的助推器。这种观点似是而非。金融主要的基础原理有两个,一是杠杆原理,即把未来的钱拿到现在来花,提前完成投资和消费。最为大家熟知的就是按揭买房。

   
另一个原理很少被人提到,即使有人知道,也基本上讳言。即金融实际上是利用多数人的愚蠢和弱点赚钱。人类固有的从众心理,搭便车、沾小便宜、好逸恶劳的心理,成为金融大鳄猎杀散户的不二秘籍。这些弱点,可以说,每个人生来俱有,包括索罗斯、巴菲特这些人。多数人会将这些弱点携带一生,对其生活也许不会有大的影响。而到了金融市场上,这些弱点便会被成倍放大,将其完全暴露在大鳄的火力点之下,任由其屠杀而混然不知。甚者,对大鳄们感恩戴德,崇拜不已。巴菲特最近说要捐出全部财产,我们可以理解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金融家的强盗本质,即使进了棺材也无法更改。

   
大鳄们的缺点是怎样克服的呢?除了身经百战,他们需要树立超强的哲学修为。有人说,犹太人个个都是哲学家,有一定道理。只有从哲学上彻底破解了自然乃至宇宙的本质,才能在残酷的金融市场上从容不迫,大小通吃。索罗斯自创的反身理论,亦是这种哲学的代表。

   
欧洲也产生了很多哲学家,17、18世纪的德意志上空,群星璀璨,康德、黑格尔、叔本华等人,成为解放人类思想的先驱。但在犹太人的金融哲学面前,欧洲人仍然逊色太多。欧洲没能抵挡住犹太人的折腾,经济持续动荡。希特勒凭借他天才般的智慧,成功理解了犹太人的金融哲学。正是因为他成功破译了金融哲学的密码并深知其破坏力,他果断取缔犹太人。此举使欧洲战后经济稳定,欧洲人受益至今。希特勒另两个颇具争议的行动,一是武力统一欧洲,一是进攻苏联。在希特勒去逝后的1991年,苏联的镰刀斧子旗成功降下,国土一分十五,实现了民主化。1993年,统一的欧盟成立。可以说,在希特勒去世近半个世纪后,他的战略设想一一实现。面对如此尴尬的事实,我们该如何评价这个人呢?

   
基于金融与基础经济的联动机制,金融杠杆的原理决定了,在金融周期的顶峰,只要金融业稍有风吹草动,便可能对基础经济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大家可以回忆当年雷曼兄弟倒台,美国经济的恐慌局面。当时造成了实体经济中现金流突然中断,由人人不差钱,变成了人人缺钱,实体经济由此停摆。这就是金融的倒杠杆原理,与物理上的杠杆原理完全一致。

   
金融对散户的猎杀机制,也使得多数人在金融游戏中吃尽苦头,甚至倾家荡产。大家可以思考股市里的一赚二平七赔的原理,也可以想想为什么大家虽然可以贷款,却越来越买不起房。这正是金融对老百姓的猎杀机制。可以说,只要你允许金融横行,这样的结局就不可避免。人类竞争的本质,就是以多数人失败为代价,换取少数人的成功。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大家可以总结一下,自己在上学、工作、升迁过程中淘汰别人和被人淘汰的经历,何等的残酷,也是这个原理,所有的竞争机制都是如此。大家都知道林彪能打,如果没有那么多士兵冲锋陷阵,能成就林彪功名吗?所有的成功者,都是踩着失败者的鲜血和尸体一路走来,都是赤裸裸的强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据说,刘伯承元帅晚年从不提自己当年领兵打仗的事,他认为死了那么多同胞,本身即是悲剧,哪有夸口可言。至于职位,他认为是建立于同志们巨大的牺牲之上,哪里有什么炫耀之处。这是一个过来人的良心之见。

   
对于各种争权夺利的人类游戏,老子同样看的相当的透。他认为这会将人类引向万劫不复的自我毁灭。他提出: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又提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他反对那种偏袒一方的执政策略,主张平等对待所有人,让百姓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显然也是对的。2009年,为挽救经济危机,本经济体推出了10+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给那些腐朽而过剩的硬邦邦的产业又打了一针兴奋剂,使他们在本来错误的道路上继续飞奔。到现在,通胀上来了,经济停滞了,民怨沸腾了。这些看似亲民的措施,最终肥了谁?

   
金融本质上是哲学,属于不可知论范畴。这个结论似乎很难理解。道理其实也很简单,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那些股评师们滔滔不断,而他们自己却赔的一塌糊涂。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基金经理,他们只会收钱,不会赚钱,这都是很正常的。巴菲特讲“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恰好说明了这个道理。股票的价值取决于众人的认知。并与众人的认知相反。这其实也体现了老子“万物阴阳相生、阴阳相克,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道理。

   
五、经济是什么

   
不论经济曾经为人类的生存解决了多少问题,做出了多大贡献,目前经济已经确定无疑地演变为一种邪教。

   
这个说法够哗众取宠,也够骇人听闻。

   
经济的邪恶之处,在于它藐视自然,无休止的放大欲望,妄图以人的意愿改变一切,对自然万物的存在构成毁灭性的威胁。大家可以看到遍地的山川疮痍、河流皆污、尘沙满天、冰川融化、荒漠漫延;吃到的毒奶、毒菜、毒馒头;人类道德沦丧,见利忘义、穷奢极侈、笑贫不笑娼。

   
本国的基本国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听来怎么就像永动机?以宇宙之浩瀚,边界在哪里尚且不知,哪有什么中心?我只知道有些顽皮的孩子喜欢以自己为中心,一个复杂而不断扩张的系统,有中心吗?

   
道家认为,世间万物,负阴而抱阳,相生相克,互相依存。霍金认为:在未来的两百年里,人类面临的危机次数可能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也就是说,人类的存在时间可能仅有200年的时间。他把这一切归结为人类天生“具有自私和侵略性的本能”。霍金的推断基于常识与哲学。在道德经里,老子亦有相同的思想。老子主张:小国寡民,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老子的高明之处,在于把复杂的事物一眼看透。基于对立统一的认知,他认为,任何所谓的折腾都是空无意义。这与佛家的思想亦具有统一性:佛家认为,万事皆空,亦是此道理。既然任何事物,都有自我膨胀,自我强化的本能,而任何强大的系统,最终的结局不免崩溃,从而对整体系统形成毁灭性的破坏,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发生,使人们回归自然的蒙昧混沌状态,与大自然同生同灭。应该说,老子是正确的。目前人类对于经济的崇拜,已近于永动机般的痴迷。当永动机的幻觉破灭,人类的灾难亦将不可避免。如果站在世界的角度,中国是一个大家争相逃离的地方;而站在宇宙的角度,地球则人类企图逃离的世界。美国的星球殖民探险,毫无疑义的证明了这一点。可以说,在自私与贪婪的本质上,中国人与美国人半斤八两,不分伯仲。

   
六、关于房价的走势

   
关于房价,有许多关于房价租售比、房价收入比、空置率之类的数据。这些数据,足以佐证泡沫之大。

   
这里只澄清几种流行观点:

   
※ 房价永远上涨。

   
你见过长到天上的树吗?

   
※政府不会让房价下跌。

   
你当政府是耶稣吗?从政府的本质来看,政府只是一伙野心家组成的强盗组织,古今中外皆是如此。政府只会败事,不能成事。文革刚过去三十多年,就把政府对社会的强大破坏力给忘了。唉……

   
※ 中国房子还很短缺。

   
曾有媒体报道,中国电力部门报告,2010年上半年,6450万城市住户的电表读数为零。据此推测,中国现有闲置房可供2亿人居住。另有媒体说,电力部门否认了这一数据。大致推测,现有存量住房供13亿中国人居住绰绰有余。目前,包括城市与农村,中国的人均住房面积已超过日本、韩国,与欧洲大体相当。谢国忠先生推算,中国城市住房总量约为170亿平方米,因此不存在绝对住房短缺的情况。如果采用日本的标准,中国城市住房足以安置所有的中国人,所有农村人口迁到城市都足够。如果算上在建项、规划项目,中国的住房面积总体已经过剩。

   
※房子能升值。

   
我从没搞懂何为升值,在我看来这似乎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从常识讲,除极少数仅有的、不可再生物品,如名人字画之外,绝大多数资产的价格取决于其未来内部现金总流入。此外的炒作,均可归为庞氏骗局,终有崩盘的一天。

   
※只要还清贷款,就能剩套房子,租房什么也剩不下。

   
不一定。绝大多数人从没考虑过房产的折旧问题。按照法律规定,中国的房子只有70年的使用权(有的是50年),所以每年约有2%的折旧率。中国房子的质量,几乎是世界上最差的,据说只有30年,折旧率有可能达到3%。所以,根据目前大致的租金回报率2%-3%,基本上等于零回报。如果再加上6%左右的贷款利息,买房成本大的惊人。更恐怖的是,在你还清30年贷款后,你的房子价值可能清零,这不仅是折旧之后的无残值问题,政府可能随时将你的房子无偿收回,你将为此惶惶而不可终日。

   
※香港的房价不掉,大陆也不会掉。

   
事实上香港房价1998年一年掉了50%,相当的恐怖。但香港很不争气,如果不是中央政府的支持,香港恐怕早已沦落为内地二流城市水准。香港目前产业实际只剩下两下:一是金融,二是房地产。经过1997年的泡沫破灭,香港应当学习日本,吸取教训,永远戒掉对房地产的痴迷。然而事实相反,香港人的梦想,似乎永远在等待大陆的暴发户上门买房。香港的沦落,可归因于它对房地产的迷恋。将来如果大陆沦落,也将由此面生。

   
※ 钞票越发越多,流动性过剩。

   
截至目前,这仍是事实。马克思说,通胀是对人民赤裸裸的掠夺,这话千真万确。现在的问题是,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政策;你跟他讲通胀,他跟你讲道德。窃钩者诸,窃国者侯。按既定的每年递增16%的货币增长率,五年后广义货币(M2)将达到150万亿之巨,他们真的要裸奔了。不过很遗憾,他们可能等不到那一天,外资才不会等坐以待毙。只要风向有变,外资会在顷刻间撤出,泛滥的流动性将瞬间枯竭,当年东南亚就是这样崩盘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只是悲剧的一再上演而已。相同的是剧本,不同的是角色。

   
还记得抢盐吗?盐属于遍地皆是的东西,典型的流动性过剩。恐慌的情绪导致了合成谬误,即使最过剩的东西也被一扫而光。抢盐闹剧,即是未来经济危机的绝佳预演。

   
※  大家都买房了,跟多数人走最安全。

   
金融的本质,正是少数人猎杀多数人。

   
※ 买房爱国。

   
白痴。

   
※  我就愿意买,你管的着吗?

   
&%☆◇*^#*&^$%#@%!……

   
关于房价,各方论战不休,好不热闹。代表人物中,我认为时寒冰虚伪,牛刀稍显浅薄。而任志强是条汉子,不论他是否邪恶,至少他敢讲实话。中国房价终局的出现,不依赖牛刀、时寒冰,而赖于任志强这样的人。老子曰,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如果一个系统不能变好,不如让它早点崩溃,大家早点解脱也是好事。能够让一个邪恶的系统灰飞烟灭,则类似于圣人。中国的地产泡沫,目前看是无解的,因为任何一方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利益。既然大家都拒绝让步,那就让它以一个永动机的概念运行下去,等大家都明白了概念只是传说,一切自会现出原形。这之前,任何寄望于加税、廉租房、经济适用房的想法都是扯淡。与虎谋皮,你以为老虎是病猫吗?我们最大的指望,就是这一切早点结束。而要结束,前提就是“上涨、上涨、再上涨”,直到它涨不动了,它自会崩盘。解这个局,任志强是最好的鼓手。

   
七、关于市场操作

   
对于目前金融市场的操作,我认为应该以谨慎为主。事实上,这些年来,我一直坚持宁可错过,不可做错的原则。本经济体的大劫不可避免,时间点已经渐行渐近。中美国的各项信号共振已经密集出现,2011年极可能成为中国历史性的转折点。在具体操作上,建议回避所有的主流市场品种。所有与所谓中国奇迹有关的品种,包括地产、银行、钢铁、建材、汽车等等,最好回避。对于消费潜力较稳定的医药类,可在大势稳定后,择优介入,在大势未明之前,以回避为主。基于人类对于工业的迷恋,以及对于农业的漠视,长期压制农业导致的农业比价回归的机会将到来,对于农业类企业,建议密切关注。A股的农业类公司多不务正业,注意区分质地。基于资源的不可再生性,作为石油能源替代的煤炭,未来仍有较大的成长空间,亦应重点关注。

   
八、关于中国的历史、未来

   
国学泰斗陈寅恪认为: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对此我深表认同。华夏文明,确实在两宋之后,出现戛然而止的局面。由于蒙元和满清的入侵,以及野蛮残暴的统治,导致华夏文明被迫中断。今天,我们只能在日本见到两宋文化的影子。日本人的细腻、整洁、礼仪、自强,是两宋华夏人的真实特征。事实上,日本历史上侵华,也多以“大中华衣钵”的心态为动力。日本人认为,日本才是华夏文化的正宗传人,只有他能承担起光复华夏文明的重任。而中国大陆,已经呈现“华夷变异”的状态,在当时已经腐朽不堪。除去民族自尊心不谈,日本人的认知并非全无道理。20世纪早期日本的扩张,也并非全部针对中国,更主要的,是针对英、美、俄这些“白人蛮夷”。所以,总有日本人说,大东亚战争是“圣战”,是黄种人为打破白人围剿而不得已发动的正义战争。而中日战争,更多的也是两国间的误解与东亚式的窝里斗。事实上,八年抗战,也是某些不怀好意的中国人,替苏俄把屎盆子抢来扣到老蒋头上。关于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参考近年发掘的史料。

   
如果把中国历史比作股市,两宋乃是是中国历史的6000点。之后,中国历经了蒙元的种族灭绝、朱明的极权式禁锢、满清腐朽愚昧的自我封闭,而后又经历了无数次的革命与折腾,中国人一路颠簸走来,宝贵的资源、优秀的传统,已经基本上丧失殆尽。现在我们不仅没有了文化,连物质、环境也基本上挥霍一空。我们不仅无颜面对祖先,亦基本无能力养育后代。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一代人,是最愚昧、最堕落的的一代,我们不仅无能力应对美国的挑战,我们甚至会遭天谴。我们的发展模式是断子绝孙式的。抗战前夕,汪先生说:中国要复兴,至少需要百年。如今,百年将过,我们面临的是更为复杂、更困顿的烂摊子。如果给现在的中国标个点位,我至多给出千点。

   
有人显然不同意我的说法,他们认为当今为旷古盛世。问题是:你见过人人逃离的盛世吗?中国富人27%已经完成了移民;查查高干,有几个没有子女移民?现在的局面,看空者云中国将彻底崩盘,推倒重来;看多者说中国将完成历史大逆转,涅磐重生。不论结局如何,中国将在剧烈的变革下完成重构,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预期。

   
中国的治国方式,到现在为止,仍然是投机式的。除了“上下交征利”,就是典型的群体无意识。中国是个大国,对于大国的治理,除了美国式的联邦制,世界上还没有成功的先例。无论是德国的欧洲大陆式治理方式,还是日本的儒家式统治方式,均无法有效去统治大国。至于中国式的极权式,很遗憾,自出生即携带了崩溃基因。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停往复,没有进步,正基于此。世间万物,绝无一成不变之理,当一个人、一件事物、一个团体、它拒绝自我更新,失去了自我更新的能力,将它淘汰,乃是历史必然。中国要复兴,有赖于三个前提:一是确立足以超越人类物欲的宗教信仰,二是对国人从小进行严格的逻辑训练,形成逻辑思维的习惯;三是彻底反思儒家思想,革除人情社会的传统,确立平等、普世的价值观,从文化上清除腐败的土壤。

   
以上三个前提,可以参考日本、台湾的经验。蒋氏父子在台湾的成功,除历史大环境因素之外,其二人均为虔诚的基督徒,深知内省、自持,懂得人与自然和平共处之道。而蒋介石,还是王阳明道学文化的崇拜者。蒋经国的继承人李登辉,亦是虔诚的基督徒。宗教对他们的治国方式有着深刻的影响,有助于其内心摆脱“以搞钱为中心”、“再活五百年”之类的庸俗政治传统。亦使民众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对于环境、未来怀有深刻的敬畏,防止了全局式的崩溃。

   
对于中国大陆,清除沉疴的政治传统,不妨从普及道家文化开始。道家思想,可称为中国本土唯一的哲学。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它揭示了自然基本的存在形式和自然演变的基本逻辑规律。看似肤浅,实为深厚;看似简单,深为系统;看似柔弱,实为强大。道家的无为而治思想,与西方的“最小政府”、“将权力关进笼子”具有内在的一致性。与民休养,超然利益纷争,亦有利于割断权力与金钱的关系。如此,可保社会之太平安定。中国历史几千年,史家公认的太平盛世,有文景之治、光武中兴、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四朝,几乎都是推崇黄老之学、遵行无为而治的典范。

   
九、结语

   
时间所限,本文仓促草就。结构散乱,论证过程粗糙,不当之处难免。我并不指望成为预言家,只为尽量还原真相,尽管真相异常残酷。

   
不必奢谈以人为本。从宇宙的长河来看,人类只是宇宙中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孰本孰末,从何处算起?即使真有所谓的本与末,也应以自然为本、宇宙为本,毕竟是自然养育了人类,而不是人类养育了自然。

   
不必迷信人类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在庞杂万变的系统面前,所有的认知都值得怀疑,所有的结论都如同盲人摸象般残缺片面。正如笛卡尔所言:一切皆可质疑,只有我的质疑不可质疑。

 

 

                                                            
2011-5-1

at September 02, 2011 at 02:03P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