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tarred: 中国六大不可思议的工作

【via: http://dongxi.net/b11rV

有些工作每个国家都有,像厨师、农民、妓女,但还有一些工作只在某些国家独特文化的熏陶下才会有,例如只有在美国,你才能以卖供球迷意淫用的足球俱乐部冠军奖杯为生。

我觉得还是要看看,目前有什么工作只有中国人在做的,尤其当他们将要掌管世界了,我们也可以申请去做这些工作。

比如说…

第六名

找个中国人充门面

正如美国人在需要为英雄角色搭配一个功夫高手或会功夫的坏蛋时,就要找个亚洲人来扮演一样,中国人在进行商业活动时,也需要找个白人老外来表现出这项活动的大排场。

这事是这么着——中国确实不希望外国公司到中国来,拿走中国的东西,或者在中国开公司,但中国人确实很想和外国公司合作,只要他们的钱就行。因此,在中国,一个成功的企业就是要有各种各样西装革履的白人老外不断进进出出他们的办公室,就像时装表演一样。

但当你往所有产品中都加入了铅和三聚氰胺的时候,估计还要做好多工作才能真正招徕到那么多的外国业务。现在租几个白人老兄提着手提包在你的会议上转悠一圈,或者出席你的剪彩仪式和新闻发布会,都是很便宜的。


“嘿,那哥们是不是你们首席技术官啊!”

如果你没有任何会议或者典礼要举行,你可以让他们站在那就行,就像时装模特那样

可惜的是,白人女性不会去扮演首席执行官的,因为女性不能成为商务人士,这是不是很愚蠢。女人也能扮演异域风情的外国女友啊。


“今晚来我家吃饭吧。雪莉在做他们国家的菜呢,油炸牛排。”

第五名
替人排队

我推测这估计是个新工作,因为很显然中国城市居民是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才学会了如何排队的。既然当时每个月11号大家都来学排队后,那么这个队伍就终于分出了前后,站在前面的自然会有一些价值了。

现在的价位是每小时3美元。这就是找人给你排队的价钱。在城市中,可能需要排5个小时的队才能看到医生,这钱花的值了。在美国,搭帐篷排队的都是为了像星球大战前传或者iPad的发布才会去耗这个时间,但中国人在房屋注册摇号、甚至孩子进幼儿园都要搭帐篷排队。


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可真难啊

我真希望美国也有干这行的,这样我就可以找人帮我排队找电信运营商投诉了,但这根本不可能。在中国,劳动力真的很便宜。我的一个在中国电影片场工作的同事告诉我,在中国,电影公司通常让人去充当灯具、遮光板等的支撑物,因为雇一个人来做这个,要比购买专业的支架要便宜得多。


坑爹啊,这玩意要卖165美元

当中国电影公司2002年拍摄史诗巨作《英雄》的时候,没有找国外特殊视觉效果专业团队在电脑里制作出指环王风格的大规模军队的场面,他们真的就找了大约一百万名群众演员,拍摄了大部分这样的大场景。


这部电影的导演也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导演,是不是很相像。

话说回来,现在美国的失业状况可谓糟透了,但我也不相信会有人会去车管所帮人排队,每小时挣3美元。

第四名
掏粪工人

在中国,处理人们的粪便是一个很古老,很高尚的工作。其实,算不上高尚,但是这在中国十分传统。

我不认为中国这么做是为了环保,但中国会把粪便作为肥料重新利用起来,1994年共将33亿吨人粪转化为肥料


这几乎可以堆成一个北美第四大山峰雷尼尔峰了(Mount Rainier)。呵呵,我瞎编的。

尽管政府对人民其他领域的私生活监管严厉,但我觉得他们不可能让每个人在大便之前,报告一下存货量吧,因此就需要人手去所有的公共厕所将这些粪便回收起来。

你可能会以为大学毕业生加入到掏粪工人的队伍中来的吧,你要是这么想你就错了。这个故事已经诸见报端,一个环卫公司发布了一则广告,要招收5名掏粪工人,竟吸引了391名应聘者报名,其中大多是绝望的找不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我就纳闷了这个新闻怎么能让这么多家报纸报道了呢,因为去年另外一座城市有2500人争夺10个掏粪工人的岗位。


图为5名幸运儿之一

还有更糟糕的。那就是殡仪馆馆长了。中国人对死亡很迷信,有的建筑没有四楼(因为“四”和“死”谐音),你也不能把“钟”当做礼物送给别人,就好像给人“送终”一样。因此在殡仪馆工作的人都不愿意告诉父母自己在那儿工作


“不,我发誓,爸爸,我真的在供电局工作”

但现实摆在那里,一份殡仪馆的工作吸引了5000名大学毕业生。时间不等人,如果去不了殡仪馆就只能去掏粪了。

值得庆幸的是,应该很快就会有新的掏粪工人岗位空缺了,因为中国的粪便已经开始短缺了,开始对小便虎视眈眈了

第三名
打金者

玩过或者听说过多人在线游戏的人都听说过打金者-向游戏玩家出售虚拟货币,供其购买虚拟物品。


这是在扩大贫富差距啊,这条巨龙帅呆了

但这不仅仅是用几分钱就能搞定的游戏作弊,这是一个全球范围内涉及到40万人,总价值30亿美元的井然有序的产业,其中80%的从业者来自中国

这些人是怎么找到每天重复完成同一个任务,周而复始,甚至不去变奥特曼打怪兽,也不打豆豆,如果没有完成额定任务,他们是会挨揍的工作呢?当然,有条明路就是被警方带走。有的服刑人员在监狱里敲砖头,有的则被迫去打魔兽赚金币。谁说中国监狱没有在监狱劳动方面的创新的?

不可能所有的监狱服刑人员都被派去建造伦敦大桥模型

几年前曾掀起一次轩然大波,所有的游戏博客都报道说,中国明令禁止打金产业,但后来事实证明这是一场误会。政府怎会去禁止一个有数十亿美元外汇的产业呢?这就好像中国会取缔盗版业一样。


中国的盗版业

第二名
吐痰监督员

另一个“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就是随地吐痰。美国的爷爷奶奶都会为自己的孙子辈加入他们的茶话会或身着高尔夫式衣服而感到难堪,而美籍华裔的爷爷奶奶们则为孙子辈们在公园里活捉天鹅回家煮着吃和在公共场所随地吐痰而感到羞愧。

Getty
这儿有个菜谱,如果你感兴趣可以捉一只去做

中国政府终于决定在北京奥运会到来之前,对此采取措施了(和敦促市民要有序排队如出一辙),动员市民们不要在公共场所随意吐痰。

因此,有些人的工作就是在大街上抓那些随地吐痰的人,给他们开罚单。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吐痰监督员得到的尊重和家里的女佣差不多,被现在逮住的吐痰者往往都随口狡辩说自己没有吐痰,有时会上去制止监督员开罚单。我想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在一个专制国家,但是中国往往会给我们惊喜。


肛肠医院

此外,他们还发明了吐痰监控车,通过车外可以捕捉到人们不雅吐痰行为的摄像头,制作的一种高科技吐痰监控车。一旦有人在监控车的监控范围内吐痰,车内就会排除一名监督员前去逮捕这名“犯罪嫌疑人”。如果他试图抵赖,就会被带到车内观看犯罪视频记录,有了视频这一铁证,他的心理防线一定立刻崩溃了,他要么找个地缝钻进去,要么支付15块钱罚款了事。

当这个新闻还在撰写的时候,他们就在计划将卫星通信设备安装在监控车里了。这也太杀鸡用牛刀了吧?大家想想,有哪个田径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因为吐痰被抓起来了?这个吐痰监控车工作不到家啊。

第一名
奶奶巡逻警

有不少记者都注意到了中国大街上会有一群老太太手臂别着红袖章,不停地转悠着,就好像在代表中国政府说,“老实点,我们都看着呢。”

有一次,一位大西洋月刊的专栏作者几个月前注意到了这个现象,随后便在其栏目中写道:

“三月的一天,走在北京的林荫大道上,忽然有一群排成一排的老太太,身着大棉袄,臂别红袖章,写着治安巡逻字样,每隔20码都有一个老太太坐在凳子上,看着街道有没有混乱发生。这似乎不会起到任何安全作用,只会提醒来往路人,政府在看着呢,啥也逃不过政府的眼睛。”


好怕怕

北京《新京报》指出为什么都是些老年人在巡逻,因为“如果不是街坊四邻都认识的大爷大妈来巡逻,而是些陌生人在街头巷尾乱转悠的话,就会被一群大爷大妈围住问个究竟的”。


胆战心惊

这些老年志愿者要比政府下派的巡逻者、警察等其他穿制服的人员更平易近人一些,而且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有尊敬老人一条,因此他们有权力问你在干什么,告诉你不能怎么怎么样,或者…告诉你还是做人流好等等。


等等,人家不想做人流嘛

没错,计划生育政策规定一位妇女只能生一个孩子,第二次怀孕就要堕胎。而警察总不能看着每个中国妇女吧,因此这些老大妈就发挥余热了,无孔不入地在这些妇女的工作地点、走访上门等方式,用奶奶的口吻劝说她们还是生一个孩子好。

话说回来,如果这些老大妈都百年了怎么办?不用担心,南京大学有一群年轻女士正在接受国家的这种培训,他们也有自己的红袖章,也要四处巡逻,确保恋人们或者恩爱夫妻在大街上行为举止不能太过亲热。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些都学过来,你懂的。

at September 29, 2011 at 01:18A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