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tarred: 那些從未享受到民主果實的人們…..

【via: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11/10/10/thoseleftbehind

在我讀國中時,課本裡面有一篇文章:

叫做《與妻訣別書》,它是一個名叫林覺民的年輕人在出發革命前夕,寫給自己親愛妻子和兒子的一封信。

我小的時候,沒有談過戀愛,沒有兒子,也沒有老師認真的跟我解釋這背後的故事;所以這一課對我來說只是毫無意義的文字;我不懂得林覺民犧牲了多少,我也不知道陳意映從此被剝奪了什麼樣的幸福。

等我長大了,等我終於懂了這封信裡面的內容之後,這封信因為種種原因已經從課本中被拿掉了。

而且,一百年前,林覺民是知識份子中的知識份子,家境富裕,十四歲的時候就考進全閩大學堂。

二十歲的時候就去日本頂尖的慶應大學文學部留學,他通日語,德語和英文。

中國再苦,也苦不到林家。

同胞再艱難,林家也不會跟著艱難。

有著大好前途,滿腹才華的林覺民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但他還是選擇了不顧自己的家人、妻子和孩子,為同胞付出了最終極的代價。

只為了在那絕望的年代中,以身相殉,以畢生幸福交換,燃亮自己生命的短暫火光,換取那四萬萬同胞的一線希望。

「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 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

等到我長大了,我才知道,林覺民在坐船前往廣州的時候,曾經告訴他身邊的伙伴說:

「此舉若敗,死者必多,定能感動同胞……甚且身死而父母、兄弟、妻子不免凍餒者亦有之。故謂吾輩死而同胞尚不醒者,吾決不信也。嗟乎!使吾同胞一旦盡奮而起,克復神州,重興袓國,則吾輩雖死之日,猶生之年也。寧有憾哉,寧有憾哉?!」

原來,在那一場絕望的廣州起義之前,林覺民已經明知道自己此去必定無法生還;但他唯一抱持的信念是自己的犧牲一定會喚醒全國的同胞,就算從此與最親愛的家人不能相見,但如果,如果這樣能夠喚醒同胞,那一切就值得了。

而這一切也的確真如他所料,起義當天,原本策劃的十路敢死隊因為廣州城門提前關閉,只剩下四路敢死隊。

而最後除了黃興和林覺民參加的這一路敢死隊之外,其它的三支隊伍全都藉故逃避了這場起義。

西元1911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這批明知必死的青年還是在下午五點半,在手臂上綁著白布條,穿著黑膠鞋衝入了總督府,然後,也跟著永遠的走入了歷史。

跟著黃興一起從越華路小東營5號出發的一百二十餘名敢死隊,在燒毀了兩廣總督府之後,接著被圍困在廣州城中。

敢死隊僅有一百二十餘人,但廣州城內的清軍有十二萬人,他們面對一千倍以上的敵人,巷戰至深夜。

最後,五十五人當場戰死,三十一人被捕就義,連為他們冒險收屍的伙伴都只能收到七十二具的屍骸。

林覺民則是腹部中彈,渾身浴血的被捕。由於他不通廣東話,審問時全程用英語與官員對答。

當時審問他的幕僚甚至用「面貌如玉,肝腸如鐵,心地如雪」來形容他,但,這樣的人才當然不能留給革命黨,林覺民最後還是被處死了,死時僅有二十五歲。

他摯愛的妻子陳意映懷著身孕,輾轉奔逃,賣掉祖產悄悄的躲到福州光祿坊早題巷。

但林覺民的兩封遺書,不知經過千山萬水多少磨難,還是在幾天之後被無聲無息的塞進陳意映的門縫。

一個月後,林覺民的愛妻陳意映因為過度悲傷而早產,兩年之後哀傷以終,年僅二十二歲,在《與妻訣別書》中託付給妻子的長子林依新也在不久之後病亡,再也沒有長大,再也無法被教育成像他爸爸一樣的男子漢。

林覺民心心念念,犧牲生命所換來的民主共和並沒有庇蔭他的家人和妻子;他為了四萬萬同胞而戰死,但他最親愛的家人卻從來沒有見過民主共和。

但一百年後的我們看見了。

也許不完美,也許不能讓所有人滿意,但這是根本沒有機會認識我們的林覺民遺留給我們的唯一禮物。

也許林覺民知道自己終將被遺忘,但這並沒有阻止他把自己的一切都送給一百年後的我們。

一百年後的我,永遠也沒有機會見到林覺民,但我希望用我擅長的方式感謝林覺民,也許我能夠用我的方式,把林覺民的故事告訴下一代的年輕人。

這幾年來我找到了一些影片,收集了一些資料,編成了一段小小的課程;雖然我的兒子朱小胖長大的時候,再也不會在課本上看到一百年前林覺民的故事,但我可以講給他聽,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可以把他的故事講給很多很多人聽。

因為這是我們虧欠林覺民的,雖然他一點也沒有要求我們回報。

但是,我們至少應該讓人們不要忘記林覺民,至少應該讓我們的年輕人明白林覺民的努力跟犧牲,年輕人崇拜切格瓦拉,也應該要一樣崇拜林覺民啊…

幾年之後,當朱小胖長的再大一點的時候,我會推著他的腳踏車,在傍晚的公園裡面跟他這樣說:

「朱小胖呀,我們今年能夠在這裡幸福自在的騎腳踏車,都要感謝一百多年前一個非常叛逆的少年,他叫做林覺民。

你以前可能沒聽過他的名字,但他不只長的跟你爸差不多帥,而且他十三歲第一次去考科舉的時候,在紙上寫了『少年不望萬戶侯』七個大字就擲筆而去,你說他是不是很叛逆啊!

然後啊,我跟你說喔……」

at October 10, 2011 at 02:10A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