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tarred: 【纽约客】傲慢与耻辱:中国、奥运会与叶诗文

【via: http://9.douban.com/site/entry/266783815/view

译者 sywangc

奥运会开幕式和游泳运动员:中国正注视着奥林匹克运动会

原文作者:《纽约客》,埃文.奥斯诺斯(Evan Osnos

chinese-swimming-olympics.jpg

中国国营媒体帝国中的旗舰《人民日报》毫无隐瞒地试图搞清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作为一项活动——这份报纸指出——成本不仅只是4年前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开支的一个零头,甚至只有卡塔尔多哈亚运会开幕式上花费的四分之一。 “这可能与英国比较节俭有关。” 这份报纸的官方社交媒体的订阅版惊奇地写道。或者,它继续同情地写道,”这可能是欧洲债务危机的结果。” 而国家通讯社的评价就没有那么宽宏大量了,它的评论标题是:“开幕式非常英国,但不是很奥林匹克,并缺少重要元素。”

olympic-scene_with-title_opt.jpg

在中国竭尽全力主办了可以想象到的最受欢迎的奥运会四年后,这些天来,中国似乎有点吃惊地发现,有人居然费心尝试再次主办奥运会。即便如此,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仍然赢得了一些中国粉丝,不出所料,他们在观看开幕式时并没忘记将它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相比较。当英国人在赞美他们的一些最知名的发明,如甲壳虫乐队、邦德时,有中国人指出,当2008年北京开幕式的组织者列举中国的发明时,其清单中的数量在古代(指南针,造纸等)之后就减少了: “在现代历史上,我们有什么贡献?” 一位评论家问道。 “我们发明了什么举世公认的东西吗?” 如果这听起来有点像自我批判,对创新的不自信是中国人谈论奥运会时频繁涉及的主题,就像所看到的中国的农民工大军——他们建设了奥运会场馆——并没有得到英国人给予他们的同行(英国奥运场馆的建筑工人)一样的认可,“我找遍了互联网,找不到一个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对中国建筑工人的描写。事实上,其中许多人被赶出北京,因为他们没有居留证!”

现在的中国网络内容繁多,网络浏览者对国有媒体的批评毫不留情。在中国中央电视台解说——面无表情地——“女王”从直升机上跳伞的画面后,网上掀起了一轮对她在86岁高龄表现出的坚毅的赞赏评论的浪潮经历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很长一段时间后,网上出现了“中央电视台,你为什么不说话!”评论的一片赞美之声。

即使在人们辩论英国的做法是否出于节俭或破产的时候,对此话题的谈论已经指向更深层次的管理问题。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开幕式辉煌程度的不同表明 “在花费纳税人金钱的问题上有不同的愿,我们的政府应该就此反思自己的做法。” 与此相反,四年前的奥运会筹备阶段曾兴盛一时的中国的爱国者们,开始回击这个自我批评的浪潮,他们指出,丹尼·博伊尔(Danny Boyle)的历史是有选择性的:

英国殖民统治世界长达半个世纪,他们杀了多少人?他们贩卖了多少奴隶?他们在资本积累过程中血债累累,然后领先世界完成了工业化和现代化,他们开始要求其他国家的民主,平等,环保…. 这不是虚伪的政治盛会又是什么?

浏览中国人关于奥运会的大部分谈论内容,一直有一个反复出现的问题,它反映了更广泛的辩论,揭示了中国经济繁荣中的各种压力:奥运会到底代表了什么样的价值观——金钱、华丽的仪式还是金牌? 2008年的奥运会开幕式,不论用任何标准来衡量,都是惊人的盛典。但是组织者不满足于一场契合时代的烟花表演,例如,他们在电视屏幕上用数字技术增强了烟火爆炸的效果,使之显得更加辉煌灿烂(事实上,这很容易成为批评的靶子)。当进行到歌唱环节时,设计者借助了一个孩子的录制声音和另一个孩子的笑脸,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搜寻一个各方面都很可爱的孩子暗示了一种对表面成功的狂乱追求。

对欺骗性与真实性的辩论本周重新开始,当时16岁的游泳运动员的叶诗文打破了人们的心理预期,并立即引发了关于中国是否已经将环法自行车赛的方法用到了这次的游泳比赛的辩论(指使用提高成绩的药物,环法自行车赛是公路自行车运动中規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国际自行车大賽,也是世界性大赛中兴奋剂丑闻的“重灾区”- 译者注),使人回顾起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一个令人尴尬的兴奋剂计划,当时有超过40名中国游泳选手在类固醇检测中呈阳性反应。这次引起怀疑的是叶成功的惊人程度:不仅仅是因为她在16岁时打破了一项400米个人混合泳的世界纪录,或者在这次比赛中将去年的成绩提高了7秒钟;而是她在最后100米的速度比瑞安.洛切特(Ryan Lochte)在赢得男子四百米混合泳比赛时的最后100米速度还要快。

对一些观众来说,那很难作为指控的证据:不管你如何衡量,中国在这些比赛中一直都很成功。孙阳在男子游泳项目中屡获奖牌,男子体操队如此轻松地赢得比赛,这 “愚弄了因为在预选赛中表现不佳,而对中国队不予重视的每个记者。” 美联社的报道说。此外,美联社体育专栏作家约翰·莱斯特(John Leicester)是长期的游泳项目的热心报道者,他指出,中国已经准备用老式的方法来取得游泳项目的成功:用钱!它已经递交 “大额支票给一些最顶尖的智囊人士… 以换取他们的教练课程、专业知识和训练方法,不仅要使它的游泳明星们技艺精湛,而且也要使他们更加全面发展,更放松地比赛。他们的理念是,快乐的游泳运动员是游得快的运动员。”

怀疑者也比比皆是。他们不仅指出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兴奋剂事件,而且提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另一个16岁的中国游泳选手,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兴奋剂测试中结果呈阳性。美国游泳高级官员约翰·伦纳德(John Leonard)说,叶 “看起来像女超人”,并且称她的成绩为“不可能”。然而结果是,人们禁不住为叶感到难过,因为她被留下来应付一群争相提问的记者,并对他们说: “我只是继续游到终点,尽了我的最大努力。”

当涉及到使用兴奋剂的指控时,即使是中国愤世嫉俗的网民们也明显地对祖国表示支持。 (“英国人如此陈旧古板,甚至不再相信奇迹了吗?”),但即使叶的胜利并没有受益于化学的帮助,一些人仍然怀疑,中国在应对奥运会过程中是否已经对奥运会实践中的难以衡量的部分视而不见。本周在网上流传的最受欢迎的中国帖子之一说:“中国队来到奥运会,就像一个专业的赌徒,去玩一个平常的周末麻将,然后试图把每个人的钱都带回家。”

正是在这种精神鼓舞下,在中国粉丝之间互相交换的所有表达荣耀和伟大的比赛剪辑中,有另一种景象正在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当举重运动员吴景彪几天前错失金牌时,他哭了,绝望地哭了,就在镜头前,这提醒中国观众,以祖国的名义去赢得金牌所受的压力。谈起他的银牌,他说:“面对祖国和我的团队,我感到很惭愧。”

观看我们奥运会的全面报道,请到奥运会场

图片提供:克莱夫·罗斯/ 格蒂图像(Clive Rose/Getty Images

译者 sywangc

奥运会开幕式和游泳运动员:中国正注视着奥林匹克运动会

原文作者:《纽约客》,埃文.奥斯诺斯(Evan Osnos

chinese-swimming-olympics.jpg

中国国营媒体帝国中的旗舰《人民日报》毫无隐瞒地试图搞清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作为一项活动——这份报纸指出——成本不仅只是4年前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开支的一个零头,甚至只有卡塔尔多哈亚运会开幕式上花费的四分之一。 “这可能与英国比较节俭有关。” 这份报纸的官方社交媒体的订阅版惊奇地写道。或者,它继续同情地写道,”这可能是欧洲债务危机的结果。” 而国家通讯社的评价就没有那么宽宏大量了,它的评论标题是:“开幕式非常英国,但不是很奥林匹克,并缺少重要元素。”

olympic-scene_with-title_opt.jpg

在中国竭尽全力主办了可以想象到的最受欢迎的奥运会四年后,这些天来,中国似乎有点吃惊地发现,有人居然费心尝试再次主办奥运会。即便如此,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仍然赢得了一些中国粉丝,不出所料,他们在观看开幕式时并没忘记将它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相比较。当英国人在赞美他们的一些最知名的发明,如甲壳虫乐队、邦德时,有中国人指出,当2008年北京开幕式的组织者列举中国的发明时,其清单中的数量在古代(指南针,造纸等)之后就减少了: “在现代历史上,我们有什么贡献?” 一位评论家问道。 “我们发明了什么举世公认的东西吗?” 如果这听起来有点像自我批判,对创新的不自信是中国人谈论奥运会时频繁涉及的主题,就像所看到的中国的农民工大军——他们建设了奥运会场馆——并没有得到英国人给予他们的同行(英国奥运场馆的建筑工人)一样的认可,“我找遍了互联网,找不到一个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对中国建筑工人的描写。事实上,其中许多人被赶出北京,因为他们没有居留证!”

现在的中国网络内容繁多,网络浏览者对国有媒体的批评毫不留情。在中国中央电视台解说——面无表情地——“女王”从直升机上跳伞的画面后,网上掀起了一轮对她在86岁高龄表现出的坚毅的赞赏评论的浪潮经历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很长一段时间后,网上出现了“中央电视台,你为什么不说话!”评论的一片赞美之声。

即使在人们辩论英国的做法是否出于节俭或破产的时候,对此话题的谈论已经指向更深层次的管理问题。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开幕式辉煌程度的不同表明 “在花费纳税人金钱的问题上有不同的愿,我们的政府应该就此反思自己的做法。” 与此相反,四年前的奥运会筹备阶段曾兴盛一时的中国的爱国者们,开始回击这个自我批评的浪潮,他们指出,丹尼·博伊尔(Danny Boyle)的历史是有选择性的:

英国殖民统治世界长达半个世纪,他们杀了多少人?他们贩卖了多少奴隶?他们在资本积累过程中血债累累,然后领先世界完成了工业化和现代化,他们开始要求其他国家的民主,平等,环保…. 这不是虚伪的政治盛会又是什么?

浏览中国人关于奥运会的大部分谈论内容,一直有一个反复出现的问题,它反映了更广泛的辩论,揭示了中国经济繁荣中的各种压力:奥运会到底代表了什么样的价值观——金钱、华丽的仪式还是金牌? 2008年的奥运会开幕式,不论用任何标准来衡量,都是惊人的盛典。但是组织者不满足于一场契合时代的烟花表演,例如,他们在电视屏幕上用数字技术增强了烟火爆炸的效果,使之显得更加辉煌灿烂(事实上,这很容易成为批评的靶子)。当进行到歌唱环节时,设计者借助了一个孩子的录制声音和另一个孩子的笑脸,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搜寻一个各方面都很可爱的孩子暗示了一种对表面成功的狂乱追求。

对欺骗性与真实性的辩论本周重新开始,当时16岁的游泳运动员的叶诗文打破了人们的心理预期,并立即引发了关于中国是否已经将环法自行车赛的方法用到了这次的游泳比赛的辩论(指使用提高成绩的药物,环法自行车赛是公路自行车运动中規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国际自行车大賽,也是世界性大赛中兴奋剂丑闻的“重灾区”- 译者注),使人回顾起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一个令人尴尬的兴奋剂计划,当时有超过40名中国游泳选手在类固醇检测中呈阳性反应。这次引起怀疑的是叶成功的惊人程度:不仅仅是因为她在16岁时打破了一项400米个人混合泳的世界纪录,或者在这次比赛中将去年的成绩提高了7秒钟;而是她在最后100米的速度比瑞安.洛切特(Ryan Lochte)在赢得男子四百米混合泳比赛时的最后100米速度还要快。

对一些观众来说,那很难作为指控的证据:不管你如何衡量,中国在这些比赛中一直都很成功。孙阳在男子游泳项目中屡获奖牌,男子体操队如此轻松地赢得比赛,这 “愚弄了因为在预选赛中表现不佳,而对中国队不予重视的每个记者。” 美联社的报道说。此外,美联社体育专栏作家约翰·莱斯特(John Leicester)是长期的游泳项目的热心报道者,他指出,中国已经准备用老式的方法来取得游泳项目的成功:用钱!它已经递交 “大额支票给一些最顶尖的智囊人士… 以换取他们的教练课程、专业知识和训练方法,不仅要使它的游泳明星们技艺精湛,而且也要使他们更加全面发展,更放松地比赛。他们的理念是,快乐的游泳运动员是游得快的运动员。”

怀疑者也比比皆是。他们不仅指出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兴奋剂事件,而且提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另一个16岁的中国游泳选手,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兴奋剂测试中结果呈阳性。美国游泳高级官员约翰·伦纳德(John Leonard)说,叶 “看起来像女超人”,并且称她的成绩为“不可能”。然而结果是,人们禁不住为叶感到难过,因为她被留下来应付一群争相提问的记者,并对他们说: “我只是继续游到终点,尽了我的最大努力。”

当涉及到使用兴奋剂的指控时,即使是中国愤世嫉俗的网民们也明显地对祖国表示支持。 (“英国人如此陈旧古板,甚至不再相信奇迹了吗?”),但即使叶的胜利并没有受益于化学的帮助,一些人仍然怀疑,中国在应对奥运会过程中是否已经对奥运会实践中的难以衡量的部分视而不见。本周在网上流传的最受欢迎的中国帖子之一说:“中国队来到奥运会,就像一个专业的赌徒,去玩一个平常的周末麻将,然后试图把每个人的钱都带回家。”

正是在这种精神鼓舞下,在中国粉丝之间互相交换的所有表达荣耀和伟大的比赛剪辑中,有另一种景象正在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当举重运动员吴景彪几天前错失金牌时,他哭了,绝望地哭了,就在镜头前,这提醒中国观众,以祖国的名义去赢得金牌所受的压力。谈起他的银牌,他说:“面对祖国和我的团队,我感到很惭愧。”

观看我们奥运会的全面报道,请到奥运会场

图片提供:克莱夫·罗斯/ 格蒂图像(Clive Rose/Getty Images

at August 04, 2012 at 10:15P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